首页 性爱测验 下章
第二章
 “凌雪。”

 蓦然在街头听见有人叫唤自己的名字,凌雪条地回过头;看见唤她的人,她先是一楞,随即在心中叹着。“一夜情”之后,她已许久不曾见过老板大人,没想到自己这么背,跷班逛个街却碰见了他。她小动作地左右张望了一下,看看是否有认识的人在周围,她不想被人看见与花边王子有所牵扯。

 她的动作全看在他眼里,也明白她在想什么,而那令他心中很是不悦。

 确定了四周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后,她漾起了轻浅的笑容,朝他点头道:“老板好。”

 方才视线中乍然出现凌雪的身影,他想都不想,便开口唤她:开了口,却又觉得不妥。不过他随即告诉自己,他是老板,她是公司职员,在街头偶遇,打个招呼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她那声“老板”却唤得他心头郁结。所以没理会她的招呼,他沉声追:“别在我面前装出那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她眨了眨眼,像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他近乎恼怒地瞪着她,然后决定暂不与她计较这个”他想到其它名目整治她。

 “现在是上班时问,你跷班?”他扬起眉来,心中计量着待会她道歉求饶时,他要如何端起老板的架子好好训她…“我方才去客户的公司拜访。”她之前确实是拜访了客户,不过,那是三小时之前的事。再度泛起无辜又甜美的笑容,她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广告部的AE,老板你大概不知道。”

 “我知道你是广告部的。”只是忘了。他的脸再度沉了下来,没好气地回道。

 “峨。”她心中讪笑着,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对他点个头,道:“耶,老板,我先走了。”

 “还安排了见客户?”

 他问得突然而莫名其妙,她顿了一下才答道:“不,没有。我…我要回公司。”她之后的时间没有安排任何约会,倘若说谎,难保不会被拆穿,例如他要陪同前往之类的。他是老板,对他撒那种谎没有意义,所以她选择说实话。

 “要开会?”他又问。

 她再次顿了会儿寸回答:“没有,我只是要回去整理些东西。”前面的谎言行不通,这个更不可行,身为老板的他轻易就能查出真相。

 他突地勾起一抹笑,她还没来得及揣想他笑中的意思,手便已落人他的掌中,她连忙想回,却没能成功,她只得开口道:“请你放手。”

 他仍笑着,摇了摇头。

 “反正你待会儿没事,陪我去吃个饭。”

 “不。”她成功地甩开他的掌握。

 扬起一道眉,他问:“你忘了我是老板?”他可没忘记她那声刻意的称呼。

 “我是AE,不是陪酒小姐,即使你是老板,也没有权力叫我陪你吃饭。”她义正辞严地回道,原本娇弱小绵羊的模样不复见。

 “总算出真面目了?”他嘲弄她笑着。

 瞪了他两秒钟她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微愠地白了他一眼,她啐道:“你很无聊。”

 他伸指划过她的粉颊,她避了开来。

 他大笑。“算了,今天饶了你。”

 他的说法未免可笑,她在心中哼了一声,一脸无辜她笑道:“不饶了我又如何?开除我?”

 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她不想就此离开,转身蹲了一步却又回头带着恬淡笑容对他说:“有本事你就开除我,不过请你记清楚,在你未开除我之前,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老板与职员,除此之外再没别的。”

 他猛地将她扯向自己,近得他的气息扑在她脸上。他轻桃她笑着道:“别忘了我们同时也是男人与女人。”

 他的话今她的笑容一僵。她记得自己说过的话,更记得在那些话之后发生的一切,她知道他没忘盯着他,她抬手将他推开,不再理会,掉头离去。

 星期三,例行会议时间,也是凌雪最痛恨的时间。例行会议,每次讨论的都是同样的内容──业绩。在她看来,业绩这种东西实在不是开曾就能成长的,真要有人的业绩让上头不满意,就去盯那个人就成了,何必浪费这个时间三天两头把所有人聚在一起”不过话说回来,想其它部门的经理每天都可以对自己的部属贬抑咆哮摆摆经理大人的谱,唯独他们的经理,想端架子还得要挑时间。算了,也够可怜的了。

 咬着抑住嘴边溢出的笑,她拿起资料朝小会议室走去。

 所有人都准时到了,可是会议却迟迟没有开始。经理今天的态度也有些怪异,没有坐在会议桌的首位,还不断翻看手边的文件。说实话,经理人不错,也还算尽责,不过这么努力阅读资料,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经理,会议可以开始了吗?”等了好一会儿,洪群圣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待会要到广告公司去一趟。”

 “再等两分钟。”经理望了敞开的大门一眼。

 凌雪也顺着-的目光留了一眼””这也是今天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开会一向会将会议室的门关上的,可经理今天进入会议室之后,却将门大敞着。怪,真的很…他来做什么?

 见到突然进入会议室的人,凌雪一愣,随即明白了经理今天异常的原因──大老板出巡。

 “沈先生想看看我们部门开会的情形。”经理说,他口中的沈先生指的自然是沈淙沂了。大家背地里都称他“老板”,不过当着面都是称沈先生的。他不爱老板或是总经理之类的称号。

 沈淙沂朝大伙点了头,没坐在经理预留的王位,而挑在偏远的角落坐下,轻松地对他们说:“你们开会,别在意我。”

 不在意他?怎么可能?几乎所有人都变得战战兢兢。业绩差的,担心老板发飙:业绩好的,别想着该如何凸显自己的成就。只有凌雪的心思完全与业绩无涉,而是揣想着他到底来做什么。

 不过这到底是广告部,成员个个是靠那张嘴吃饭的,虽然各怀心事,会议上的表现依然不俗。而在会议好不容易结束之后,当然得请大老板说上几句。

 “各位都非常用心,很谢谢大家。”他倒也识趣,简单两句带过,没有一般大老板的通病,逮着机曾就长篇大论或是精神喊话一番,也没有针对个人的业绩好坏而有所评论。然后他以闲聊的口吻道:“你们每天在外奔波,交通怎么打发?自己开车吗?”

 “对,自己开车方便。”大家几乎部点头答道,只有凌雪没有。她没开车。不过她也没有冒出不同的声音,只是安静地坐着,不点头也不摇头。

 想让别人忽视自己,沉默一向是个仔方法。

 不过这回未知她所愿,沈淙沂注意到她并未回应,针对她问:“你呃?你开车吗?”

 “小雪没有,她不会开车。”

 她身旁热心的同事代她回答,省了她的麻烦。事实上她会开车,也有驾照,不开车只是不想开,嫌找停车位麻烦。不过既然有人代她回答,她也懒得更止,抿浅笑,就让人以为她不会开车吧。

 沈淙沂笑看了她几秒钟,道:“你很文静呀。与客户涉有没有什么困难?”

 这会儿所有人都专注地望着她,等她的回答,再没人帮她说些什么。明白他就是非要追自己开口不可,她只得开口道:“还好,没什么困难。”

 “好。”他说,随即又兴味十足地问她:“不知道你到男人与女人有什么看法?”

 他特地跑来干扰他们的会议就为了想知道她对男人与女人的看法?她突然很想抓起桌上的档案夹朝他扔过去,不过她当然没有那么做。发现同事已经疑心沈淙沂对她的“特别关注”,她的表情更是淡然。

 “男人与女人?就是男人与女人呀,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或许是场合的问题吧?毕竟这儿是公司,公司里轮上司与下属之分,上才谈男人与女人之别,对不对?”他例着大大的笑容,说着其他人不懂的话。

 她觉得自己倒楣极了,在心中咒着,脸上却是极其困惑,看看周围左右约同事,用无辜的大眼向他们求救。

 洪圣群收到她的求救讯号了,对她便了个眼色,开口问道:“沈先生您呃?您自己有什么看法?”

 他笑着,耸了耸肩。“没什么。”然后他站起身道:“就这样吧,辛苦你们了,继续加油。”

 大家顿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却也没人提出异议。这就是大老板的特权,胡乱地疯言疯语,也没人敢有所批评,至少不会当着他的面。

 所有人陆续鱼贯地步出会议室,沈淙沂立在门边对每个人微笑。

 大家受宠若惊,她可不吃那一套。因为她知道他温和无害的笑容之下藏着什么样的阴险狡诈。

 他没有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后,她们可以感受到他投向自己的灼灼目光。

 瞥见洪圣群拾着东西起身,她连忙道:“阿群,等我一下!”

 仓卒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她快步跟上洪圣群。“载我一程,我也有事要去广告公司。”

 不着痕迹地瞥了一段距离之外的沈淙沂一眼,他笑,不忘低声音道:“去广告公司干嘛?躲人?”

 她回以一个恬淡笑容。

 “你怎么会去惹上他?”上了车,洪圣群好笑地问。

 她耸耸肩。

 他也没再问,安静地驶了一段路,他又突地开口:“你那天和他一块儿离开,我看见了。”

 她一楞,条地转过头去看他。那个晚上为了不惹人注意,沈淙沂先她一步离开,洪圣群见鬼了才会看见他们一块儿离去。可是若非他真的瞧见,他不会这么说。

 “在停车场。我也提早离开,看到你上他的车。”他说。“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蠢到跟他扯上关系?”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顿了半晌才开口,却是反问道:“还有别人看见吗?”

 “应该没有。当时我没看见停车场有其他人,不过难说。”

 “你之前为什么没告诉我?”

 他耸了耸肩。“之前没那必要。”

 她知道他不爱探人隐私,不提,大概是不想干涉她的私生活。不过现在不同了,老板盯上她了。盯着窗外好一会儿,她才淡淡地回答他先前的问题:“我那一天,喝了不少的酒。”

 “酒后。”他道,语气中有着明显的不认同。

 她也知道不该,可是错误已经造成了呀。而且说实话,她不能将责任全推给“酒”,她并没有醉到那么离谱,当时她的意识再清楚不过,说她疯了要比酒醉来得能够说服自己。

 “怎么办?我不想和他牵扯下去。”她闷声问他。

 “告诉他呀。”

 “说得轻松。”她喃喃,念头一转,她对他说:“阿群,我们结婚,好不好?”

 “不好。我说过了,等我四十岁,我老爸老妈还健在的话,我或许会演那么一出戏。如果他们提前挂了,我也就落得轻松,所以别想套住我。”

 “不孝子。”她骂。

 他不以为意她笑着,将车停妥,自行下了车。

 到了广告公司,找到他们共同要找的人,她劈头便问:“天王,你娶我好不好?”

 她口中的天王名为刘德华,因为与天王同名,故得此称号。

 不过他也不枉这个名号,确实有天王的架势,面对她突如其来的问题却依然泰然自若,问她:“你那个未婚夫呢?”

 “分手了。”洪圣群帮她答。“捉。”

 “所以你要同我结婚,因为你的未婚夫和别人上?”天王觉得自己似乎弄明白了。

 “不是,她要同你结婚,因为她上了别人的。”洪圣群说。

 天王又被弄糊涂了。扬起眉看了她半晌,缓缓开口:“不,我不结婚。”

 洪圣群大笑。“小雪,你死心吧,我都不同意了,他更是不可能的。他天不怕地不怕,结婚做什么?”

 “我也只是随口问问。”她讪讪地说。

 她一向与人保持距离,可与供圣群和天王两人却特别谈得来。与他们在一起,她觉得自在,许多不为人知的心事,她很自然地与他们分享。

 说来是“缘分”早先她与洪圣群两人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当然她的“形象”不容她摆什么脸色,可她就是打心眼里不喜欢他,她也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直到有一回她发现了他的秘密──与天王的秘密”他们俩是爱人。那之后洪圣群不讨厌她了,他恨她。他个性直,不耍的,不过他也没让她好过,三天两头莫名其妙地对她大吼,吼得她一脸委屈,其他人则为她愤愤不半。然后天王来找她,告诉她洪圣群必须顾忌家中二老,不能对外公布自己的“向”,她回了一句,要爱谁是他们的事,与她无关,她也没有置蒙的余地,无须对她解释些什么。又然后,洪圣群对她的态度变了,甚至以她的保护者自居,“娇弱”的她,也乐得有人替她解决麻烦,于是三个人的“孽缘”就此展开。

 洪圣群对天王解释凌雪与老板之间的纠葛,听完之后,天王摇着头,啧声不断。

 坐在他的电脑前玩着电玩的凌雪头也不回地说:“你啧完了吗?能不能说一句有建设的话?”

 “告诉他呀。”天王说。

 凌雪的手停了下来,回过头不可思议地看他。

 “你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既然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都说了相同的话,她也就从善如地接受了建议,去找沈淙沂把话说明白。

 她不知道他的电话,也不能到公司找他,唯一的方法,就是到他的住处。可是连续来了两天,等了许久,结果都是扑空。他也没在她的生活圈出现过。于是第三天,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找不到他的人,就当一切没事,她也不再找他。

 结果这天让他等到他了。

 看到她他似乎并不讶异,下了车,要司机将车驶入车库就离开。到了她面前,他笑问:“这么耐不住子?还以为得等些时候才会看到你,我原本打算再参加一次你们部门的会议呢。”

 他果然是故意的,参加广告部会议真的是冲着她来的。她气恼,却没有形于外,带着无害的笑容,她说:“我来就是想请你珍惜自己的时间,别再──”

 “进去谈吧,我不想在这儿罚站。”

 她的笑容僵了一下。“不,我说几句话就走,我──”

 “我要进去了,想继续谈就进来,否则,你自己在这儿办演讲会也行,也许待会儿会有记者来为你拍照。”说完,也不理会她是否跟上,自顾自地朝屋内走去。

 他的话今她一惊,这才想起他确实是有新闻价值的。虽然不若那些明星演员三天两头曝光于媒体,可是与其他企业小开相较,他算是颇受媒体喜爱的。

 也许因为他父亲的影响力,也许因为他的传媒王国建立得稳固,也许因为他俊朗的外貌,更也许因为他三天两头不断的花边…总之,记者喜爱捕捉他的消息。

 四下张望了一下,她决定进屋去与他谈。

 “这么快就改变心意了?”他笑问,将她身后的门关上。

 将门栓好后,他并未将手收回,而是撑在门上,将她困在自己与门板之间,细细地看着她。

 一开始她无所谓地与他对视,可是不出两分钟,她便投降地调离了视线。他的眼神有要看穿她的灵魂似地,她不爱。

 他轻笑,俯首嗅着她的发香。

 她心慌地别开头,仲手推着他,可是他非但未曾移动半分,反而开始轻轻啃啮着她的头。

 她缩着颈子躲着他的,一边伸手推他。

 “你别太过介了,我──嗯…”

 他逮着机会,瞬时以虎口扣住她的下巴,深吻住了她的

 接下来的一切她不明白、也不记得是怎么发生的,只知道在他褪下自己的上衣时自己似乎曾出声抗议过,不过显然抗议无效──现在的她没有穿着上衣…嗯,事实上,现在的她,身无寸缕,什么也没穿,并且他们不知何时纵门口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爱结束之后,他将上身的重量挪开,‮腿双‬却仍与她纠,并且双手紧紧拥着她。不知是因着回味方才的绵,抑或是若不这么紧紧拥着她,他便会摔到地上去,他的沙发算是大型的,生来舒适,可是要容纳两个人躺卧,却显得拥挤。

 西装的布料磨擦在细致的肌肤上,今她突地发现全身赤luo的自己身旁的他竟然还穿着衣服,除了褪下了西装外套,其它一件不少,就连领带都还松垮垮地挂在他的头上。

 可恶的急鬼!她心中咒着,真想一把将他推到地上去,可是她没有力气。暂时饶了他,她想。

 也许足休息够了,他的舌又开始在她的头问肆,她一阵恼火,真的抬手推了他一把,而他也真如自己所料的接受地心引力的召唤──往地面坠落。

 “啊!”她惊呼,不过不是担心他,而是为了自己。她忘了,自己的身体与他紧紧纠着,因此她也一如牛顿的苹果──坠地。

 这似乎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笑着,曲身护着没让她摔着,然后一个翻身将她在自己身下。

 “走开!”她推着他,同时一边以目光搜寻自己的衣物,可是此刻的她成了井底之蛀,只能看见顶上的──天花板,和他。“走开,你好重。”她再次说,并伸手推他。

 “我太重?”他笑。“原来你刚才哼哼啊啊的,就是在抱怨我太重?早说呀,你这么哪哪哼哼地,我怎么听得懂呃?”

 她怔愣地看了他两秒钟,待她明白他在说些什么,羞撇与气愤霎时炸红了她的脸。不过除了脸红,她没有其它的反应,淡淡地,她又说了一次:“麻烦你起来。”

 他眉一挑,不再逗她,自她身上翻下,扣好头站起身来往房间走去。

 他离开自己的身上之后,她更是明显地察觉自己的赤luo。她坐起身,将曲起的变腿抵在口。

 突地眼前出现一件浴袍,她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没接下,继续张望着找寻自己的衣物。

 她看到了她的上衣躺在门边,短裙则被抛在茶几土,她的内衣…她转过头看到了自己的内衣挂在电视机上…天!她已经没有勇气去寻找她的底了。

 她接下他手中的浴袍穿上,因为知道自己不可能这么亦持**地越过大半个客厅去“收集”自己的衣物。

 他笑,她更为气恼,站起身,伸手抓住他额上的领带,条地收紧。

 他的笑岔了气。抓下她的手,松了松领带,他不怒,反倒是笑着轻啄了她的

 静静看了他数秒,她将他的手甩开,闷闷地蹈到沙发上坐下,不再看他。

 今天来的目的本是要告诉他别再涉入自己的生活,可是才进门,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说上,就跟他上了…好吧,他们今天没上,只是在沙发上…那个。

 上一次可以怪罪酒,可这一回,她无从辩解;她没有喝酒,连滴水也没沾过。

 她再清醒不过,可她还是任它发生了。

 没有烦躁,没有气恼,也没有悲伤,她只是半静而淡然地在心中想着所发生的一切。

 她始终没有开口,他也沉默着,静静走到她面前,蹲下来面对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伸手轻触他的肩眼轮廓,然后收回手,说:“我今天来,是想请你不要再涉入我的生活。”

 他知道,可是亲耳听她说出口,他仍是觉得不悦,尤其经过方才的情之后,她竟仍能如此半淡。他不高兴,可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不可能。”他也淡淡地说。

 他一向与公司职员保持距离,与她的“第一次接触”,坏了他的规矩。所以那一夜之后,他原本打算不再与她有任何牵扯,可是那天却在街上遇见了她,思绪了几秒之后,他推翻自己一贯的行事原则,做了新的决定──他要她。

 “你对每个一夜惰的对象都是如此?”

 “我从来不搞一夜惰。”他轻笑。“而且,我们也不能称为一夜情了,不是吗?”

 她一怔,随即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无话可反驳,所以选择什么都不说。静静地起身一一拾起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更衣。

 步出浴室,她将浴袍递给他。

 他没有接下,只是带着莫测的表情看着她。僵持数秒之后,她将手中的浴袍置于沙发扶手上,转身就要离开。

 他在她开门之前来到她身旁阻止了她,扶着她的肩将她转过身面对自己;他细细审视她的眼睛,然后,他笑了。

 “你的眼睛会说话,你知道吗?”他问。

 陈腔滥调,她垂下头心中想着,没有说出口。

 知道她并不相信自己的话,他并不以为意,反倒再次轻笑出声。

 挑起她的下巴望入她眼中,他说:“如果想掩饰自己的心思,就该将眼中的光芒收好。一开始,就是你的眼让我注意到你。看似柔弱恬静的你,眼中却有着不相符的光芒,或许讥诮或许不驯,总之不该是出现在你眼中的光芒。那令我好奇,一如现在…你在想什么?”

 平静无波的表情开始出现裂,她的脸凝了起来。

 “什么都没有。”轻轻将-的手拉开,撇开视线不再与他纠,她说:“什么光芒是你自己的幻想,你的好奇也与我无关。”

 再瞥了他一眼,她匆匆开门离去,甚至忘了拾起被遗忘在角落、原本系在她额上的丝巾。

 他发现了,走过去将丝巾拾起,上面还留有属于她的馨香。

 望向已然关上的门,他泛起一抹笑。

 “与你无关?咱们拭目以待吧。”  m.sSMmXs.Com
上章 性爱测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