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趣事 下章
第12章
 自从那晚之后,我感觉对姐姐的讨厌感有所下降。

 我百思不得其解,问小雯表妹,她也没有给我满意的答案。

 以前,姐姐的一个威胁或是一个鄙视我的眼神,我都万分的感到难受,如今,姐姐那鄙视的目光,对我来说是一种说不清的妖媚,就是对我横眉竖眼的动作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画面,以前对我的威胁的话语分明就是一种爱的叮咛。奇怪了,我不是很憎恨她的呢?怎么现在她的一举一动都那么的吸引人呢?难道我中了?

 我当然不可能中!翻遍了所有字典,也找不出答案。

 之前我是憎恨姐姐,现在我是害怕姐姐了。

 她是魔鬼!连在梦中,我的女神都被她那对极品雪亮的玉所替代,因为在梦里,我梦到的不是神洁的妈妈,而是狡猾可恶的姐姐。

 门儿徐徐地打开,有一个迷糊糊的倩影向我走来,我还以为向我走来的是月亮女神妈妈,可没想到,当婀娜多姿的倩影来到我眼可视的地方时,我才看到,向我走来的竟然是可恶的姐姐。

 只是今天她有些不一样,光溜溜的身子前突后翘,扎了一个纯情可爱的马尾巴,发髻上戴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皇冠,一双细眉柳柳儿弯弯,一双美眸清澈透亮出纯美的光芒,白里透红的脸颊分外娇美,红贝齿微启,好一副动人的画面。

 “好美呀,姐姐…”望着眼前不远处的赤美女,我情不自地张口说道。

 “哼,美吗?小马驹儿…”姐姐感的红往嘴角一翘,本是清澈透亮的美眸里闪出一道令人生畏的寒气。

 “小马驹?什么意思?”我盯着姐姐那俩道闪着不怀好意思的美眸不解地重复她的话问道。

 “哼,驹就是驹呀…什么都不懂,拿来调教最适合了…”姐姐娇美的脸蛋子突然一变,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挂在脸上,一边说着话手中不知几时多了一个长鞭子,对着我使劲地动了起来,鞭子『嗖』的一声向我冲来,鞭子在我面前的不远处击打在柚木地板上,『啪嗒』的一声清脆炸开来。

 我想,这一鞭子打在身上,一定会很疼的!

 “姐姐…你…你…要…干…嘛…”看着漂亮的姐姐撅起嘴角并揪揪地打着手中的鞭子,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皮笑不笑的姐姐一定是魔鬼上身了,玉手拿着皮鞭一定是要打我的,我不由地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寒颤地问道。

 “亲爱的弟弟,你别后退呀,这是一种极乐世界才有的游戏呀,你会爱上它的…”努力着要笑得和蔼可亲的姐姐无论怎么说,我都是她向前走一步我就向后退二步,因为漂亮的姐姐除了笑之外,她还挥着手中的细长皮鞭,那笑分明就是一种催命的毒玫瑰,我不能因为她的微笑面断送幼小的生命。

 “不…不…姐…姐…你…你别…靠…近…我…”我一边摔着头脑一边恐惧地向后退着,极力地想离开那皮鞭触及的地方。

 “怎么了?弟弟,你别后退呀…”见到我不断的向后倒退,本是微微笑的姐姐停住了向前的脚步,还装可爱的拿着手中的皮鞭当铃铛一般的摇晃,并对着我讲解手中的宝物道:“你看,这皮鞭多好呀,真皮手柄,握在手里暖手舒服,纹路分布得多均匀,再看这细细的牛筋皮条,细长而有韧在光秃秃的身体上,一定很刺的,来吧,快来,别躲了,你会喜欢上这种游戏的…”

 “我的妈呀…这…这…这要了俺的命的…我…我不要…快…快拿走…呀…我…我不要呀…快…快来人呀…救命…快来救我呀…”漂亮的姐姐不说还好,听她这么解说手中的皮鞭,我就能感觉到那细细的皮条打在后背上,那将是一个多么惨烈的景象呀。

 我听到姐姐那放肆的叫嚷声和我这悲哀的求救声,以及后背那丝丝渗血的裂口子,我想,十八层地狱就在我的面前方,不死也会掉层皮,我还有什么快乐可言呀,这种游戏打死我也不会喜欢上它的!

 “宝贝…宝贝儿…你过来呀,你快过呀来…别叫嚷了…这里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乖乖听话…姐姐会让你快乐的…宝贝…”见到我在喊『救命』,漂亮的姐姐不但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耐有些得意地向我叫道:“哈哈…宝贝儿…你叫了也没有用,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过来…听话…哈哈…”晃着手中的细长皮鞭,姐姐一边猖狂地向我走来一边还放肆的『嘎嘎』的笑道。

 “不!我不要…救命呀…不…不要…不要走过来…啊…救命呀…”魔鬼的姐姐一边向我靠近我就一边地向后猛退,对着她手中的细鞭子我的头像个拔鼓一般的摔头拒绝地道。

 “哈哈…不要?…哈哈…还有你选择的余地?哈哈…宝贝儿…别退了…快过来吧…让姐姐好好的调教调教你…”再次地挥打着手中的细皮鞭,魔鬼似的姐姐更加的放肆地对着我笑道,那猖狂的笑声中掩盖了我这沙哑的求救声,特别是那不断打在地板上的细鞭子,更是『啪啪』地作响。

 “你…你要…怎样才…才能放过我…”我不断的向后倒退着,退着退着,我竟然无路可退,原来,我的背后是一面白色的墙壁,无论我怎么推那道厚实的墙壁,我都无法找到退路,见到徐徐近的魔鬼姐姐和那『啪啪』作响的鞭子,我竟然腿软的向她弯求救道。

 “哼哼…放过你?怎么可能…你可是我钓了很久的小马驹哦,如今落在我的手里,怎么能轻易地放过你呢,哈哈…”见到我楚楚可怜的模样,可恶的姐姐终于出了她的本来,她对着我放肆地笑着,那模样全然没有了平时对我百般刁难的模样,而是一种猎物掉进猎人陷阱里嘲谑模样,着实的让我寒颤。

 “求求你了…姐姐…你可是我的亲姐姐呀…别…别用…用那个鞭子对我…求求你了…姐姐…”看着姐姐那冷笑的眸光和那挥舞不断的皮鞭子,我寒颤的泪就止不住的往外

 “怎么了?哭鼻子了?呵呵…”见到我流泪了,站在我面前的感姐姐却是『嘎嘎』地笑了出来:“哭鼻子也没有用…嗯…这样吧,你说说看,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姐姐的事,也许,亲弟弟,你表现得好,姐姐会考虑这次放过你哦…”“啊…做…对…对不…起你的…事?什…什么…意思呀…”止住了泪,我不解地望向姐姐问道。

 “怎么?难道亲爱的弟弟,你从来就没有做过对不起姐姐的事?”

 “啊…我…我…”

 “快点说…难道还要姐姐再说一次吗?”说完,姐姐摔了摔手中的皮鞭子。

 皮鞭子在空中打了几道响亮的鞭挞声,真是声声入耳,鞭鞭具到呀,给这鞭子一下,想必一定会裂道口子,那疼痛,想一想都寒碜。

 “我…我…”我泪虽说是暂时止住了,可我的冷汗再一次的渗透出来,感觉后背直发凉气。

 “怎么?难道亲爱的弟弟,你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姐姐的事?”

 “我…我…”我真不知道此时的姐姐为何有此一问,她倒底有何居心?我一边地害怕的望着气势人的姐姐一边在心寒碜地想着倒底要不要对着她说真话。

 “说呀…你倒是快说呀…姐姐现在想听一听,也许,听过后会放过你呢。不妨考虑一下,好好的报给姐姐听一听…”

 “这…这…姐姐,我说出来你真的不会生气?”

 “呵呵…当然…不会生气…你说呀,你倒是说说看呀…”姐姐撅起嘴角地笑道。

 “在背后我…我说…说过姐姐坏话…”

 “嗯,还有呢…”停下手中的皮鞭,姐姐点头应道。

 “还有…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你倒是快说呀…”说完,姐姐又挥打了一下手中的鞭子说道。

 “还有…偷过…姐姐的…内…内…”我忐忑不安地说着,后面的话,声音小得怕是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嗯…”刚才还是平稳的语气,一到我说完,姐姐的分呗就突然地高了起来:“嗯?偷姐姐的内?难怪有段时间,姐姐的内老是无端端的不见,原来全是你偷走的,看来,亲爱的弟弟,你很不乖哦,姐姐有必要调教调教你一下下…”说完,姐姐挥动手中的皮鞭子再向我走近一步。

 “啊…姐姐…亲爱的姐姐…你…说…你说你不…打…我…的…”见到魔鬼般的姐姐走近来,还挥动着手中的鞭子,我摇着头颅惊恐地说道。

 “姐姐没说打你呀…”见到我越是惊恐,可恶的姐姐越是开心地笑:“呵呵…只是要调教你而己。”说完,她向我挥动了细细的鞭子朝我打来。

 “啊…不…不要…”我想躲闪,却无法躲避,一个韧十足的牛筋打在身上,我混身一抖,疼痛感即时产生:“啊…好疼呀…”

 “呵呵…说…这分明就是嘛…怎么是疼呢…”见到我猛鞭及的部位,可恶的姐姐倒是像吃了兴奋药一般『嘎嘎』地笑道。

 “好疼!”我快速的着被鞭子打击的部份,想以此来减轻肌的疼痛感,无耐,被细细的牛筋皮鞭过真的很疼很疼。  m.SsmMxs.cOM
上章 家庭趣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