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趣事 下章
第11章
 第二天一早,在餐厅里。

 “呜呜…呜呜…”坐在餐桌对面,小雯表妹一脸的怨妇表情对着我发起了悲天悯人的暗号。

 “别呜呜了…可恶的姐姐昨晚喝了一宿,现在还在房间里睡呢,家里就我们俩,有话好好说。”喝了一口鲜,我没好气的对着小雯表妹愤愤不平地道。

 你还悲天悯人呢?我可是惨不忍睹,知道男人一晚起来不能用的滋味吗?

 那是比吃黄莲还苦的滋味,你懂吗?我的雯奴。你还『呜呜』的悲鸣着,我还『哎哎』惨叫痛恨着呢。

 恨此身体有了正常男人的反应,痛此‮体玉‬不能拿来用!

 “那姨妈呢?”小雯表妹嘟着小小的嘴巴小声地问道。

 “还在睡呢,昨晚她很晚才回来…怎么?不高兴了?别生气了,生气的样子不好看。”看着小雯表妹被约的娇憨模样,我就无法向她诉昨晚的苦来,只好哄着她道。

 “哼…谁好看就看谁去…”小雯表妹看来气未消,一脸娇怒的表情看起来分明就是撒娇,怪好看的。

 “呵呵,哥就喜欢看你。”小雯表妹越是生气越长得俏皮可爱,就不由地逗逗她道。

 “…讨厌…”见我紧盯着她看,小雯表妹不由气消,本是嘟嘟的小嘴巴一转,撒娇的表情顿时娇媚了起来。

 “不生哥哥的气了?”摸着小雯表妹这双白滑润的小手,我有一种怜香惜玉的情愫来,情不自地把小雯表妹的滑润小手抓在手里,好好的抚摸了起来。

 “嗯…”刚才还有一脸温怒的表妹顿时粉面霞光,呼吸也开始了急促了起来。

 “说…说嘛,雯奴还生主人哥哥的气吗?”我一见小雯表妹那满面,清喉娇啭,分明就是心大动的意思,所以,我也趁机抚平那颗昨晚受冷落的心。

 “讨厌…雯奴就是不说,让主人哥哥心思思…嘻嘻…”小雯表妹也一脸俏皮娇地坏坏的看着我道。那俩道浸水的美眸里分明就是『我想你了,主人哥哥,现在就罚你用一个上午的时间来陪我。』的意思,她还怎么会生我的气呢?

 “呵呵…过来坐在哥哥的怀里…”看着那俩道浸出水来的美眸,我也情不自的想起了昨晚的约定——大战自留地三百回合的壮举。

 “嗯…”小雯表妹左看看右看看,好像有所顾及的环看四周后,见到我的坚定目光,小雯表妹还是乖巧的应道并快速的从在我的怀里撒了起娇来:“主人哥哥就是坏,在家里也不老实…”见我的双手盖在她的盈盈一握的玉上,小雯表妹粉的脸蛋更是绯红了起来。

 “谁叫雯奴不乖…”我一边吃吃笑的着她的房一边坏坏地看着她笑道。

 “嗯…嗯…人家…人家哪里不乖了…嗯…”只是一小段的,小雯表妹就沉不住气了,那断断续续的哼哧声足以叫我兴奋,只是那俩双玉手放在我手背上,本是想止住我胆大妄为的做法却像给了我一种无形的鼓励,在她脯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嗯…好痛呀…主人哥哥,你轻点…”半坐半躺在我的怀里,小雯表妹那种罢不能的模样真叫我兴奋,嘴上叫我轻些,可那兴奋的粉脸颊上足以出卖了她,那心口不一的小嘴儿里浅叫着出情的信息来。

 “撒谎,明明是得不行了,还叫哥轻点…”我故意取笑怀里的调皮小美女雯奴,一边故意的加重了几道指头上的力劲,一边盯着那红粉绯绯、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的怀中美女笑道。

 “啊…不行了…主人哥哥,你…你太会捏了…哦…”被我紧紧的挟住头的一点,小雯表妹绯红的小脸更加明动人,那嘟嘟的小嘴不由的轻张起来地呻叫道,本是柳叶小眉此时却是紧皱在一起收成一个小小的『川』字。

 “怎么样?雯奴,舒服吗?”我一边紧盯着她这张表情丰富的俏脸蛋问一边把玩指间的头,边说边用力的挟住那颗不甘心泛滥而耸立起来的头。

 捻花指随意动,指间果浅中,这种逍遥的生活真带劲。

 看着小雯表妹那张被动起来的真是桃花芙蓉相映红,只争巫山赛云雨的美景不过如此。越是动怀中美人儿,心里的血越是把持不住,集中在一点地往外冲。

 说实在的,已经净身多的我来说,怀中坐着让我蠢蠢动的美女,当然兽血盛行啦,何况昨晚说要与小雯表妹大战三百回合的,久不尝味的我早已是旗杠举起顶在小雯表妹那圆翘的美上。此时听着声声入耳的叫声,早已把热血集中了某处,大有不愤誓不罢休境地。

 “嗯…舒服…嗯…主人哥哥…你顶到人家了…”小雯表妹这一双快要滴出水来的眼足以叫我溶化,特别是被我那直立起来的旗杠所顶到的部位更是让她在我的怀里坐立不安、扭捏了起来。

 “那…我的雯奴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坏坏地看着怀里的娇柔小人儿,男人的那点龌龊想法全表现在脸上。

 “嗯…就主人哥哥坏…在家里,还要人家做那种下的事…”怀里的美人儿羞答答的望着我声音低不可闻,可那红通通的小脸上却是出无比期待的样子。

 “谁叫雯奴在哥哥的怀里还动,动得哥哥的小弟弟不舒服,找你麻烦来了…”我一边笑地望着怀里的小美人,一边着手中的物,心里好不痛快呀。

 我的男人自豪情愫此时异常的高昂,空前绝后的到了一个境地,我想,除了用坚硬的器官入小雯表妹的身体里宣,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特别是在这个家人还在沉睡的餐厅里,我有一种既是兴奋又是紧张的快在驱使着大脑,火需要发

 “是…雯奴的大主人…是雯奴不好,求主人把小主人放出来吧,让雯奴好好的伺候伺候小主人…”说完,小雯表妹乖巧地下了地并跪在我的跟前,那双滴水的美眸里全漫着情的火花。

 “啊…雯奴真乖呀…呵呵。”我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一边快速的把裆里的旗杠解放出来,嘴里笑地对着她道。

 “嗯…”小雯表妹环视左右后,就乖巧的蹲在我的跟前,张着鲜红感的小樱,伸出红的小滑舌在我的旗号上轻了一下后,就把我释放出来的旗号含入嘴里『啾啾』地弄了起来。

 “哦…”我舒服地昂起了头张着大嘴吐出了一声酥麻的快,没有什么比起来的旗号在滑润的香舌下紧慢绕所产生的快更加舒服了,特别是在这个清晨的餐桌前,这个随时都有家人看到的餐厅里做着这种与表妹忌更有快了,这个舒服是由心而发自出来的,是一种男人的荣耀成就。

 “怎么了?”不知几时,可恶的姐姐已经是校服整装的走了出来,并盯着我不解地问道。

 “啊…”后面的话我不知怎么说,因为姐姐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好在餐桌上放有餐巾遮挡着小雯表妹,不然被可恶的姐姐见到我的器官放在小雯表妹的嘴里,不知道会不会恼羞成怒把我杀了?还是立刻跑去妈妈那里告『御状』,零花钱减半悲惨命运呢?

 姐姐越走越近了,好在小雯表妹够机灵,她听到姐姐的声音后就悄悄地移了个身位,整个人都躲进在餐巾下,幸好妈妈有讲究喜欢把家里的餐巾和窗帘都做得稍长一些,不然,从远处一定能看到小雯躲在餐桌下口吊表哥这直的凶悍旗杆。

 看着这么机灵的小雯表妹,我真庆幸得奴如此,主人何求的慰藉心情。看着可恶的姐姐坐在对面的餐椅上,我平静地望着她,装作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事一般喝着牛

 “嗯,弟弟,小雯表妹呢?”可恶的姐姐用那怪怪的眼神看了看我问道。

 “我怎么知道她…嗯,她可能上学去了…”我的旗号上吃了一痛,我知道自己不经意的回答已恼怒了下的美奴,她肯定不高兴地在我的旗杆上轻啃了一口,不然,我也不会从尖端上感到酸疼,生疼的同时,我也随口的急编答道。

 “嗯…弟弟,昨晚…没有发生什么事吧?”可恶的姐姐在喝了一口鲜后,瞟了我一眼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咳咳…”被姐姐突然这么一句问话呛得我直咳嗽,忙擦拭去嘴角的牛看着姐姐,故装没事一般地道:“有什么事?昨晚很平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真的没有事发生?”可恶的姐姐睁着一双疑惑的眼神看着我问道。

 “真的没有…”当然有事发生啦,昨晚你喝醉了,还扯自己的衣服让弟弟摸呢,出俩个极品出来,那完美的形足以让我印象深刻,我怎么会忘记呢?

 但是,我不能说,打死都不能说,看着疑狐的姐姐,我再次的肯定地道:“对…昨晚真的没有事发生。”

 “哦…”我被小雯表妹那尽心尽力的吹箫技法给弄得后背直酥麻,大脑逐渐的陷入一阵发白的空间里,一股酥的感觉从旗杆的顶端传来,得我全身处在紧崩的神经里,喝着牛的我不由地发出一声感叹的舒服声来。

 可能是小雯表妹太过于尽心了,在餐桌下她不仅没有收敛自己的技法,还大张旗鼓地深浅吐,左右绕着我的旗杆,那唾量多得就像源源不断的泉眼一般。

 不用看,从她的滑润小舌所窜过的痕迹,我就知道自己的旗杆一定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唾的润滑够多,酥的劲儿更大,我不理睬小雯表妹现在的所做所为,我只想静静地喝着鲜感受美女表妹吹箫的快

 『啾啾』的深浅吐声越来越响,透过餐巾飘摇了起来。

 “什么声音?”本是低头喝着牛的姐姐此时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啊…没有什么,是我的喝…”喝了一口鲜被姐姐这么一话,吓得我的心脏差一点就犯起病来,口腔中的鲜,我急智地道:“…声…喝声。”

 “氓!”姐姐像似没有发现什么,白了我一眼后又低头喝着杯中的牛

 『啾啾』声再度从小雯表妹的嘴皮子里传了出来,我的神经再度紧张起来:妈呀,我的雯奴呀,你就不能行行好吗?还这么卖力的作口活,你还要不要主人哥哥活呀。

 “什么声音?”姐姐了嘴里的鲜再度地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啊…牛…喝牛的声音…呵呵…”望着疑惑的姐姐,我故意的咽嘴里的鲜尴尬地干笑着道。

 “牛!喝牛是这种声音吗?”坐在对面,可恶的姐姐耳朵就是灵光,知道喝牛的声音不是『啾啾』声,应该是『叽叽』响,俩种声音还是有差距的。

 小雯表妹呀,你真的要害死哥哥了,还这么卖力的弄出声音来,你让主人哥哥怎么收场呀?看来,雯奴也太不听话了,非常时期只能做非常事嘛,怎么能弄出声音来呢?

 你这不是要哥哥难堪嘛,难堪事小呀,如果给这可恶的姐姐发现了,让她向妈妈告我的『御状』那还得了呀,这不是零花钱就减半的问题,是男人的面子问题呀,雯奴呀雯奴,看来主人哥哥的调教还欠缺火候呀。我一边紧夹着小雯的玉首别让她再使坏一边在心里直呐喊地道。

 “呵呵…姐姐,当然是喝牛的声音啦,不然,你认为是什么声音?”我先以一招『先声夺人』的招式向疑惑的姐姐问道。

 “你…嗯,装神弄鬼,别让姐姐我抓到你的『痛脚』,不然,有你好看!”可恶的姐姐看了我一眼后擦了擦嘴,然后愤愤不平站了起来背着背包扭着头看着我有些不甘心地道。

 “呼…”看着她出门,全身紧崩的神经得以放松了,我吐了一口气混气。

 听到关门声,『啾啾』声音再度从餐桌底下响起,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快,声响的速度跟之前比有过而无不及的架式,看来,小雯表妹也等不及地想喝表哥的鲜『牛』了吧。

 “啊…”我异常的舒服,为了不惊动主人房里的睡美人——妈妈,我只能紧紧地抓住餐桌上的巾布,『咬牙切齿』感受那一股股蚀骨的快,我不能喊不能叫,只能静静的让张的血在旗杆上窜,突然,一股让我大脑极度空白的瞬间,我只感到后背一麻,一股酥的快意在我『啊』的一声,从紧崩的身体里的某一点直直的向外了出来,全洒在小雯表妹的深喉里。  m.sSMmXs.Com
上章 家庭趣事 下章